他号称三天杀光苏联活口七天荡平苏联全境嘴炮总统贾瓦拉

他单挑勃列日涅夫,臭骂巴尔戈乔夫,号称三天杀光苏联活口,七天荡平苏联全境,今天超人物纪实给大家带来的就是把M78星系奥特曼都吓破胆的银河系第一强国冈比亚开国总统贾瓦拉。

1924年的时候,瓦拉哥出生在冈比亚的一个富商家庭,小时候的他学习挺好,你看这小脑袋绝对是个精神小伙,小学毕业后的瓦拉哥去到首都一所男子中学学习,更离谱的是1947年这哥们考上了英国的利物浦大学,还拿到了去英国读书的奖学金,所学专业为兽医。

要知道当时冈比亚的文盲率几乎是98%以上,人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瓦拉哥的归来让冈比亚的人民都惊呆了,冈比亚街头时不时会发生这样的对话:

因为冈比亚国土面积很小只有1万多平方公里,大概等于徐州市的面积,所以瓦拉哥几年时间几乎就逛遍了全国的各个农村,也跟当地的村长以及一些其他部落酋长搞好了关系,积累了一定的人脉以及政治资源。

1957年瓦拉哥又跑去苏格兰的爱丁堡大学进修,获热带兽医科学博士学位,成为冈比亚医务部首席兽医官。

此时的瓦拉哥并不关心政治,他的心思全部放在给牲畜啊家禽看病上,尤其对母猪产后护理问题上的研究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不过他后来认识了当时非洲解放运动的代表人物恩克鲁玛,慢慢地开始沉溺于政治。

因为他认识的农牧底层人比较多,依靠普通民众的支持成立了一个叫做保护地人民党的组织,他是第一任党委书记,1965年冈比亚独立,瓦拉哥顺利的做上了冈比亚的第1届总统兼总理兼国防外交治安新闻部长。

当时的冈比亚资源匮乏,完全依赖于农业,国内经济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好在全国80%的人都在种花生,人民吃点花生米喝点花生油,也不至于说饿肚子。

但到了70年代的时候冈比亚遭遇了连年的大旱,人民饿得连花生皮儿都吃不上了,国内反对的声音大增。

为了安抚民心,瓦拉哥居然重拾老本行,他选择全国巡回给家畜看病,稍微挽回了一些民意,但人都没有东西吃了,动物也都饿死了,瓦拉哥医术再高超也治不好死猪呀,于是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

你绝对想不到这个兽医居然当上了总统,甚至还在联合国大会上对着苏联领导人竖起中指,号称三天让苏联没有活口

干了大半辈子兽医的瓦拉哥突然发现治理国家跟治疗母猪根本不是一回事,他绞尽脑汁居然想了一个复苏经济的超级办法,那就是全世界要饭。

美国苏联中国,世界银行,世界红十字会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只要是叫上名字来的国家跟援助组织,他都不放过,这招很管用,瓦拉哥暂时稳固了冈比亚的局势。

但是在1979年的时候,苏联陷入了阿富汗战争的泥潭,一时间暂停了对冈比亚的粮食援助,气愤的瓦拉哥在1980年的联合国大会上直接朝着当时的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竖起了中指,甚至对他大喊“信不信我三天让你们苏联不见一个活人?”

当时的勃列日涅夫直接就吓尿了,他连夜坐专机赶回莫斯科,拿放大镜在地图上找了半个月才找到冈比亚在哪。

冷战时期敢这么跟苏联叫板的兴许就只有瓦拉哥了,可能勃列日涅夫惧怕冈比亚的军事实力,也就没敢对其进行反击。

瓦拉哥一时间在世界政坛名声大噪,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个能打败苏联的银河系强国到底是什么样子,旅游业反倒兴起了。

但连年的大旱加上粮食援助的暂停,冈比亚民不聊生,一些反对派开始蠢蠢欲动,1981年7月30日,瓦拉哥正在英国参加威尔士亲王以及戴安娜王妃的婚礼,说好要喝个六六大顺,可第二杯还没喝完,冈比亚国内发生了政变。

反对派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占领了冈比亚的首都班珠尔,企图要推翻瓦拉哥的政权。

愤怒的瓦拉哥酒杯一摔,“小样,勃列日涅夫领导的苏联我都不怕,我能怕你一个小小的反动派吗?”

话虽然这么说,但冈比亚根本就没有军队,全国总共就600个警察,还没咱们一个县城的城管多,无奈之下瓦拉哥只能跑去塞内加尔求助,在塞内加尔派出的3000个士兵的帮助下了反动派。

瓦拉哥这个时候意识到必须有一支自己掌握的军队,这哥们招募了220名宪兵,连同之前国家的600名警察,组成了冈比亚人民军,他是首任总司令。

到了1985年,自然灾害越来越严重了,冈比亚的花生产量骤减一半,再加上820名军人的军费开支,整个冈比亚的 GDP直线%,货币贬值通货膨胀,瓦拉哥又一次迷茫了,无奈之下只能重新开启要饭模式。

注意看,就是这个小国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上怒骂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并宣称自己要在三天之内让苏联没有活口。

这时候的勃列日涅夫已经死了三年了,瓦拉哥想着活人不能跟死人置气,于是联系上了时任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

瓦拉哥一开始狮子大开口,想着能从戈尔巴乔夫那里多要点援助,但此时的苏联经济已经不是当年,戈尔巴乔夫就想着少给点儿,但咱们的瓦拉哥哪里受过这种气,你这不是打发叫花子呢吗,愤怒的瓦拉哥直接一分钱不要了,他威胁苏联道,“你信不信我们800勇士7天就可以攻占你们苏联全境”

可以说,瓦拉哥的威胁是苏联命运的转折点,冈比亚800勇士的集结待命加速了苏联的解体。

苏联这里没要到钱,但其他公益组织不能眼睁睁看着冈比亚人民饿死,世界银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每年给予冈比亚5000万美元的援助,这给瓦拉哥打了一剂强心针。

之后的5年冈比亚风调雨顺,花生产量大增, GDP增长率居然达到了惊人的5%,瓦拉哥盯着日益增长的数据,整个人膨胀了。

1990年,利比里亚发生了内战,联合国派出了维和部队,瓦拉哥想着在我们地头上出的事儿,我怎么也得派兵维和一下,总共就八百二十个士兵,瓦拉哥一下派出去300多个,士兵还没到利比里亚,冈比亚再一次发生了严重的干旱,花生产量大减,国家收入暴跌,瓦拉哥连维和部队的军饷都发不起了。

瓦拉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1994年7月21日,瓦拉哥外出访问归来,他感觉现场全副武装的士兵眼神不太友善,下令将士兵逮捕,而第二天的7月22日,在军队中尉贾梅带领下,士兵发动了政变。

瓦拉哥没有了暴怼苏联时的勇气,吓破胆的他逃到了首都班珠尔港的一艘美国军舰上避难,之后抵达塞内加尔获得了政治庇护。

2002年,瓦拉哥以不参与冈比亚国内政治的政治元老身份回到冈比亚,在冈比亚西部区沿海城镇巴考郊区的法贾拉度过余生。

感谢大家收看超人物纪实,希望大家多多点赞评论加关注,咱们下期再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