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卢卡斯:被前妻瓜分诺贝尔奖金的经济学家

  20世纪80年代后期,丽塔与罗伯特卢卡斯协议离婚时,丽塔坚持在他们的协议书上写上一项简短但很不寻常的条款:“妻子应该分得诺贝尔奖金的50%…”无论丽塔怎么看待罗伯特,她显然认为,作为一位芝加哥大学的保守经济学家,罗伯特有机会获得诺贝尔奖。

  这项协议的有效期截至1995年10月31日有好几年,这位前任卢卡斯夫人都肯定地认为自己即将有大笔进账,因为在1990年、1991年、1992年,接着在1993年,芝加哥经济学派都获得了诺贝尔奖。1994年,芝加哥经济学派没有获得诺贝尔奖时,这位夫人可能想着自己怕是没有这好运了。但这一天最终还是到来了,195年10月10日,距离他们的离婚条款有效截止日期仅3个星期时,诺贝尔委员会宣布罗伯特·卢卡斯获奖。

  这一次获奖同时还为芝加哥经济学派创下了难以置信的连胜纪录,他们在6年中获得了5次诺贝尔经济学奖。1995年卢卡斯成为这项百万美元奖金的唯一获得者,他很有风度地遵守约定,与前妻平分了这笔奖金。如他解释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况且,“荣获如此大奖,有谁还能不开心呢?罗伯特卢卡斯在华盛顿州雅基马市出生后不久,他的父母就不得不放弃了家族生意。卢卡斯冰乳品店没能熬过1937-1938年的经济衰退,一家人搬到了西雅图。罗伯特父母放弃了一直被他们的亲朋好友所赞成的共和党原则,转而支持“罗斯福新政”。这是一对非常开明的父母,他们鼓励年轻的罗伯特自已思考政治问题、宗教问题,甚至于抽哪种烟。

  尽管卢卡斯在1960年秋季把选票投给了约翰肯尼迪,但他在芝加哥大学修完米尔顿弗里德曼的理论课后,却采纳了更为保守的观点。卢卡斯怀着极高的期待去上弗里德曼教授的课,他也一直评价这课程“比任何能想到的事都更加令人兴奋”。1933年,卢卡斯任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一职,在这里他提出了他主要论文《く预期与货币中性》中的理论。这篇论文于1972年发表于《经济理论期刊》上,并在23年后被列为其获得诺贝尔奖的主要原因。

  1974年,卢卡斯重回芝加哥大学工作,并成为“约輸、德维杰出服务教授”。古典经济学复兴作为弗里德曼忠诚的学生,卢卡斯接受了很多导师的观点。二人都以古典经济学概念货币中性一一为理论基础,即货币供应量的增加或减少无法影响以产出水平和就业率作为衡量标准的经济活动的真实水平。这个观点最早可以追溯到18世纪哲学家大卫休漠。休漠写道:“哪里的货币增加,是因为哪里需要更多的货币来代表同样数量的商品,而货币数量本身的增加并不会造成任何影响,无论是好的或是坏的根据这个理论,两倍的货币量或许使价格翻倍,但是不会刺激就业。

  该观点被称作货币数量理论,是古典经济学理论的重要构成部分。尽管理论很漂亮,但似乎大部分都是错的。历史上有太多例子证实,当货币供应量增加时,利率降低,而较低的利率刺激了经济活动。但这些例子并未使卢卡斯停下来,作为一位新古典经济学家,他坚定地相信货币数量理论。并且,在此基础上更进步,他假设参与经济活动的每一个人如他一样相信该理论。他将这些观点合并到他的“理性预期”理论中,并用该理论表明,一旦美联储增加货币供应量,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通货膨胀也将随之而来。

  尽管该观点在其他古典经济学家那里很受欢迎,但很关键的一点是:它的理论基础一货币数量理论,在现实世界中似乎不起作用。20世纪70年代,我在伯克利的经济学教授很是疑惑,为什么会有人去复兴实际上不起作用的古典经济学理论。伯克利教授的观点或许是对的,但芝加哥经济学派却获得了诺贝尔奖。且不说这些理论不一定正确,它似乎都不是卢卡斯第一个提出的。早在1961年,约翰穆斯就在一篇发表于《计量经济学杂志》的文章中描述了理性预期。理性预期受芝加哥经济学派欢迎一个原因是,理性预期传达了强烈的信息。

  如理性预期理论所说,如果货币政策除了导致通货膨胀之外并没有做出其他贡献,那还需要货币政策做什么呢?卢卡斯是一位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他运用自己的理论指出,政府应当避免意图运用货币政策来稳定经济。事实上,《组约时报》曾写道:“卢卡斯先生引领了经济研究的转向,使经济研究远离了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所倡导的政府干预…”尽管理性预期或许引领了部分研究领域的转向,但在政府政策方面确实鮮有作用。

  在1995年卢卡斯获得诺贝尔奖时,美联储照例调整货币供应量及利率以引导全盘经济活动,这种做法一直持续到今天除了在古典经济学上的观点,卢卡斯还致力于运用数学模型表达经济观点。尽管卢卡斯借鉴了大卫休漠的观点,但他并不推崇休谟的说明性风格。卢卡斯抱怨道:“只能使用文字描述的方法对于经济学家太困难了,即使是有休漠那样卓越的能力。”卢卡斯关于理性预期的源文章被一家叫《美因经济评论》的主流经济期刊所拒绝,原因是它太数学化了。卢卡斯指责编辑偏好那些简单的文章,用他的原话来说,即“只是在经营《新闻周刊》”。

  他解释道:“经济思维的进步,会变得越来越抽象,模拟经济模型就是对这个世界最好的观察描述。”卢卡斯1972年广受好评的一篇文章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它表明将高度抽象的数学模型应用到实体经济中是多么困难。他基本上通过建立方程来代表将人群分成两组一一年轻人与老年人,并将这群人分配到两个隔绝的岛屿。在这个场景中,没人知道各个岛上有多少年轻入(劳动力),也不知道货币供应量增加了多少。他假设、一旦价格上升(除去货币量的增加导致的价格上升),年轻人会做更多工作。

  但疑问来了,价格上升时,人们并不知道原因。借这个抽象的模型,卢卡斯认为,美联储不应该使用货币政策来挽救孱弱的经济。这有点像是建造一座空中城堡,却期待它能发挥国防作用。诺贝尔委员会常常夸大获奖者的贡献,比如他们声称“罗伯特卢卡斯是自1970年以来,在宏观经济学研究方面产生最大影响的社会科学家”,还进而宣称,卢卡斯的研究表明,“就业率绝不会因允许通胀上升而永久增加”。卢卡斯确实曾经说明了这点,但只是针对由生活在两个孤岛上的两代人构成的虚拟世界,现实世界中如果有任何相似,也几乎只是巧合。

  卢卡斯在1995年获得诺贝尔奖时,他贡献的价值或许也已经达到了最高点。他现在为人熟知,大部分是因为他对政府干预经济强烈而保守的反对,以及他对基于微观经济学和数学开发新的宏观模型的专业性支持。在大部分政所法规背后,都有一个善意的出发点比如在泛洪区建房的规定就是一个例子。尽管在潜在危险区域建房很明显非常危险,但一旦有这个机会,总会有人愿意冒这个险。

  随后可预见的是,当灾害不可避免地降临时,人们总会盼来政府的灾害救助。因为这些原因,在一开始就禁止人们在洪泛区建房,这通常是一个好的公共政策规定,即使是这一个,通常也不受自由市场经济学家的欢迎。项自由市场法规,允许任何人在他们选择的任何地点建房,但必须清楚地表明,无论何种情况下,政府都不会救助遭受不可避免的自然灾害的受难者。获得2004年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赞成这一自由市场法规,而且在他于1977年发表的文章中,进一步地推进了这一观点。

  依据爱德华普雷斯科特与芬恩基徳兰德的观点,政府除了要阐明这一政策外还需要贯彻执行它。否则,建筑商就会猜度政府,赌政府会救助并在危险的地方建房。根据爱德华普雷斯科特与芬恩基德兰德的观点,建筑商猜度政府是有原因的。很多情况下,洪灾发生后,最好的公共政策会救助灾民。建筑商或许就会赌上灾害后政府一定会救助而不顾事先的预警。如此一来,当政府声称不会救助任何人时,政府就特别让人难以相信。普雷斯科特与基德兰德将这一进退维谷的境称为“时间一致性难题”,而他们对这一题的分析研也被列为获奖原因。

  普雷斯科特与基德兰德将这一理念也运用到抗击通胀上。假设政府知道如何控制通胀,那它就需要使公众信服,政府是极为认真地致力于消除通胀。再次,政府面临信誉同题。如果政府不能完全确认它们能够控制真正导致通胀的通胀预期,普雷斯科特与基徳兰德认为,解决的办法是,政府应该采取严厉的规定固定货币供应增长率,并不惜一切代价地贯彻执行。他们认为,这样才可以克服信誉问题,并成功地控制通胀。普雷斯科特这样说:“能期待的办法仅仅是坚定地遵守好的规则,这需要经济及政府机构来维持这一规则的运行这是一个将古典经济学重新运用于经济政策的聪明办法。

  固定货币供应的规则在之前已由米尔顿弗里德曼与罗伯特卢卡斯提出,他们从货币数量理论引申出这一观点,至少这一部分不是新的。普雷斯科特与基德兰德的贡献在于,他们说明了使公众信服政府会贯彻该规则的唯一方法就是执行该政策。因为这点,他们获得了诺贝尔奖。当米尔顿弗里德曼于1976年获得诺贝尔奖时,美联储尚未对他所提出的固定增加货币供应进行验证。那时,关于这一理论的价值仍有学术争论。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晚期,美联储确实尝试了这一观点,并戏剧性地收场。1982年固定増加货币供应的规则导致了“大萧条”后的最高失业率,直到该规则被废弃后,经济形势才开始好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