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卡尔德隆

今年7月2日,墨西哥举行了全国大选,在这场选举中,主要政党竞争之激烈史无前例。7月6日,根据墨西哥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过的重新计票结果,国家行动党总统候选人费利佩·卡尔德隆比“全国福祉”候选人洛佩斯·奥布拉多尔领先0.58个百分点,获得胜利。但后者拒不承认选举结果,接连发起大规模群众抗议活动,并上诉联邦选举法院请求再次重新计票。法院最终裁定对9%的票箱进行重新计票,并于9月5日宣布卡尔德隆以0.56%的微弱优势当选,成为墨西哥历史上最年轻的新一届总统。卡尔德隆将于12月1日就职。

卡尔德隆1962年8月出生在墨西哥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身材不高,却壮志凌云;他年轻气盛,却思想保守;他虽为“小字辈”,却总事事争先;他性格坚毅,勇于挑战强者;他总是能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虽起初不被看好,却每次都能出奇制胜。

在卡尔德隆的政治生涯中,他经常被冠以“最年轻”的称号:26岁当选国家行动党最年轻的州议员,33岁当选国家行动党最年轻的党主席;43岁当选墨西哥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然而,每一次成功都是他百折不挠、奋力拼搏的结果。正是敢想敢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拼劲,使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生奇迹。

在家里5个孩子中,卡尔德隆排行最小。其父在20世纪30年代末参与创立了国家行动党,并成为该党重要的思想家和理论家。在革命制度党独揽政权的时代,其父作为反对派四处活动,随时面临失去工作、朋友甚至生命的危险。父亲上半生曾7次参加选举,但从未获胜。虽屡战屡败,但父亲总是全身心地投入下一次竞选。卡尔德隆8岁起就开始帮助父亲散发传单,张贴海报。他不仅继承了其父的远大政治抱负,而且继承了他为理想而奋斗的坚定意志,他的闯劲比起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卡尔德隆18岁加入国家行动党,师从党内著名理论家卡斯蒂略·佩雷萨,并成为他的得意门生。1993年,佩雷萨当选党主席后,即任命了年仅31岁的卡尔德隆为。1996年,佩雷萨卸任党主席时,想指定党内资深政治家卢福为其接班人,但卡尔德隆却提出要与卢福竞争,这不仅违背了导师的意愿,而且在常人看来,33岁就争夺党内最高领导职务实乃是胆大妄为之举,他因此受到党内元老的一致打压。但卡尔德隆仍不改初衷,执意进行民主选举,并得到基层干部的广泛响应,最终如愿当选为党主席。此后,他的政治生涯似乎重复着同样的轨迹。

1999年,时任瓜纳华托州长的维森特·福克斯提前展开党内竞选活动,身为党主席的卡尔德隆要求他遵守党纪,以维护竞争的公平性。但福克斯不听劝阻,甚至还组织“福克斯之友”为其参选助阵。从此,卡尔德隆与福克斯拉开了距离。2004年,担任能源部长仅8个月的卡尔德隆宣布竞选总统,遭到福克斯总统的公开批评。卡尔德隆毅然辞职,并被冠以“忤逆者”的绰号。许多人就此认为卡尔德隆的政治前途画上了句号。但他并不善罢甘休,而是又一次迎难而上,决定与福克斯总统鼎力支持的内政部长圣地亚哥·克里尔一拼高低。然而,正是福克斯执政以来,政府与国家行动党的关系渐行渐远,尤其是萨阿贡政党总统候选人的野心令全国上下大为反感,党内对福克斯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福对卡的打压反而使卡在党内赢得广泛同情,并以获得超过半数的选票当选为国家行动党总统候选人。由于卡尔德隆的竞选活动启动最晚,因而在民意测验中的排名较为靠后。但他毫不气馁,主动出击,以强劲的宣传攻势迅速提升了知名度,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逐渐赶超夺标呼声最高的中总统候选人洛佩斯·奥布拉多尔,并最终当选为墨西哥总统。

卡尔德隆的父母均为虔诚的天主教徒,天主教价值观是他们教育孩子的道德准则。其父作为国家行动党的创始人和理论家,主张把天主教关于社会公正的观点同政治上民主自由的理念结合起来,为此与教会有着密切的合作。他曾为玛丽亚教会学校撰写社会学教材,并亲自为神职人员授课。孩提时代,卡尔德隆与哥哥姐姐每逢周末便与马里亚教会学员赴农村做义务劳动。上大学后,卡经常利用课余时间跟随导师赴各地宣讲国家行动党的思想主张,其授课内容不乏天主教价值观,授课语言犹如讲经诵道。正是深受父亲和导师的熏陶,卡尔德隆虽为党内新秀,但思想却较为保守。

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家行动党内分成传统派和新派两大派别。传统派亦称理论派,重视天主教价值观和人权观念,新派代表新兴企业家和中产阶级利益。卡的父亲和导师佩雷萨均属理论派,父亲在呼吁恢复建党精神的请求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宣布,佩雷萨1997年竞选首都市长时,因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坚决反对使用“避孕套”和堕胎而败走麦城。2006年1月,卡尔德隆当选国家行动党总统候选人后接受电视采访时,主持人问她是否反对堕胎和采取避孕措施,卡的回答仍是“反对”。此举虽在青年人中产生一定消极影响,但他的直率和执著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竞选中,卡尔德隆着重突出仁爱、稳重和爱家等传统观念,使其年轻、富有朝气和家庭责任感强的好男人形象有机的结合在一起,这在家庭观念逐渐淡漠的当代墨西哥无疑难能可贵,因此颇受中产阶级尤其是女性选民的青睐。此外,卡尔德隆还宣扬“不贪”和“明明白白做人”等天主教道德观,并在竞选登记的第一天即到联邦选举机构申报“家庭财产”,树立了清廉的形象。

卡尔德隆毕业于墨西哥大学法律自由学校,并获律师资格,后在墨理工自治大学获经济学硕士,2000年赴美国哈佛大学深造,获公共管理学硕士。由于研修过多种专业,且学有专长,卡尔德隆知识分子气质十足,看起来不像政治人物,给人以务实和诚信之感,加之说话平实明了,做事讲求实效,且工作业绩突出,因此威信甚高。

1991—1994年和2000—2003年,卡尔德隆担任联邦众议员期间,作为国家行动党党团协调员,充分展示出了较强的沟通与协调能力。在他推动下,议会先后通过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政府年度预算及《透明法》、《信息法》等重案。1996—1999年任党主席期间,对党的组织结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使党的力量明显壮大,该党的执政的州由4个增加到6个,执政的市由215个增加到300个。

卡尔德隆的务实作风在此次大选中发挥得淋漓尽致。鉴于主要总统候选人的竞选纲领趋同,着重在细微之处下功夫,力求纲领贴近现实,切实可行,以取信于民。譬如针对每况愈下的治安状况,卡提出以“铁腕”打击犯罪,比其主要对手洛佩斯·奥布拉多尔“通过解决贫困、失业等社会问题根治犯罪”的主张贴近社会现实需要;洛佩斯·奥布拉多尔承诺“大幅提高社会救济并将中低收入人群的工资提高20%”,而卡尔德隆一针见血的指出,这无异于天方夜谭,如能兑现,必将导致政府债台高筑和国家经济危机。卡对反对派的攻击切中要害,策略得当,赢得了相当多的游移选民的最终支持。

卡尔德隆当选墨西哥总统,有三个女人功不可没。第一位是他的竞选事务协调人、前社会发展部部长何塞菲娜·巴斯克斯。在何塞菲娜加盟卡尔德隆的竞选班子之前,他的民意支持率一直在低位徘徊。自从她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竞选活动之后,他的支持率便直线上升。这首先是因为何塞菲娜任福克斯政府社会发展部长期间,实施“机会”等社会发展计划获得了良好的社会效应,且获得国家扶贫大会成就奖,其形象被社会广泛认可。其次,何塞菲娜致力于社会发展的努力使其被认为具有色彩,她的支持明显弱化了卡尔德隆右翼保守形象,因而使他赢得了部分中间选民的支持。第三,何塞菲娜在担任社会发展部长期间建立了广泛的社会关系网。卡尔德隆竞选期间,她充分动员社会团体和地区组织力量为其造势,使卡的社会政策逐渐被越来越多的选民所接受。

第二位则是革命制度党前、全国教师工会领袖埃尔巴·戈尔迪略。戈因与革命制度党总统候选人罗伯特·马德拉索矛盾激化而反目成仇后,毅然辞去职务并转而公开支持卡尔德隆。这对卡而言犹如“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尤其是戈麾下的全国教师工会无论从经济实力还是对农村地区的影响均不可小觑。她的加盟被视作在卡尔德隆的竞选天平上增添了至关重要的取胜砝码。

第三位则是卡尔德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的妻子马格丽塔·萨瓦尔。马格丽塔系律师,年轻时即加入国家行动党。在丈夫作出竞选总统的决定后,她随即辞去联邦众议院之职,全身心照顾家庭并帮助丈夫做好竞选幕后工作。她性格外柔内刚,处事沉着冷静,这与卡尔德隆锋芒毕露、桀骜不驯的个性形成互补。卡尔德隆当选国家行动党总统候选人后,人们不禁要拿她与现总统福克斯的夫人萨阿贡对比。萨阿贡个性张扬,到处指手画脚,而马格丽塔处事低调,在卡尔德隆竞选期间很少抛投露面,成为不少选民心目中理想的。卡尔德隆当选总统后,马格丽塔表示不会以“”自居,而会摆正自己的位置。

卡尔德隆作为右翼国家行动党总统候选人,代表工商阶层的利益,强调经济增长为先,主张进一步完善自由主义发展模式,提高国家经济竞争力。为此,他将在政治、经济、社会和外交诸领域进行配套调整和改革。

政治上,主张加快民主化进程,并加强制度建设。首先,建立行之有效的民主体制,以提高执政能力。鉴于墨西哥社会两极分化、政党左、右分野和议会三足鼎立的现状,卡倡导建立政府与社会各界以及主要政党的对话机制,以推动国家发展所必需的各项改革。第二,主张改革选举制度,减少国会议员人数,允许议员连选连任。第三,将法制建设提上国家重要议事日程,目的是规范国家政治和经济生活,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第四,继续推行政务公开,实施权利进一步向地方下放的新联邦主义。

经济上,主张维护宏观经济稳定,提高经济竞争力。首先,进一步完善自由市场经济,扩大对外开放,推定每周自由贸易区的谈判进程。其次,决心将GDP的1%投入科技研发,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第三,允许私人投资进入石油和电力等部门,以加快能源部门技术更新换代。第四,大力发展旅游业,使其成为激活农村经济、增加就业和创造外汇的重要部门。第五,改革税收体制,简化税收,扩大税基,统一所得税率,以提高税收效益。

社会领域,主张改革养老保险体系,普及劳动者自我积累和自我保障的个人账户制。实行更为灵活的劳工雇佣制度,以降低辞退成本,创造更多的正规就业。在社会救济方面,承诺扩大现行扶贫计划的社会覆盖面。

对外关系方面,与左翼候选人洛佩斯·奥布拉多尔“不挑头”的外交政策针锋相对,卡尔德隆提出墨西哥应该顺应经济全球化趋势,实行积极、务实的多元外交政策,为经济发展服务。美国仍将是墨西哥对外关系的重中之重。卡尔德隆主张继续巩固福克斯政府与美建立的“争取繁荣同盟”。今后,两国关系的主要矛盾仍然是墨西哥在美国的移民问题。为此,卡主张与美达成移民保护协议和墨赴美大规模临时务工计划。此外,为减少对美贸易依赖,卡尔德隆主张进一步加强与拉美国家的联系,同时积极开拓其他大陆市场,扩大与欧洲和亚太国家的合作。

然而,在联邦选举法院宣布卡尔德隆当选总统后,以洛佩斯·奥布拉多尔为首的表示将继续发动群众抗议活动,同时作为议会第二大政治力量继续与政府抗争。鉴此,卡尔德隆要想顺利实施上述纲领,势必面临巨大挑战。(本文责任编辑:王栋)

iPhone14和华为Mate50使用3天,我退掉了Mate50,心里话不吐不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