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怎么加入篮球青训队

辽宁男篮多渠道探索青训体系建设

新华社沈阳11月4日电(记者张逸飞)4日上午,辽宁沈阳三生飞豹篮球俱乐部与东北育才实验学校签订了合作共建协议书。根据双方协议,东北育才实验学校将接收辽篮梯队的球员入校学习,并正常取得该校学籍。

辽宁沈阳三生飞豹篮球俱乐部总经理李洪庆认为,这是俱乐部在青少年人才培养上迈出的历史性一步,本次合作将是双方“体教融合”培养篮球人才的全新尝试。李洪庆说:“以体育人,体教融合,是社会时代发展的潮流和趋势,此次双方携手合作,未来必将取得丰硕的成果。”

东北育才实验学校董事长石丽表示,以体育人对青少年思想品德、智力发育、审美素养的形成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是让人们终身受益的一种习惯和健康生活方式。而作为运动员只有达到智力与专项技能的高度结合才能让他们走得更高更远,双方都对合作前景非常看好。

近日来,辽宁男篮在青训体系建设方面动作频频。两天前,辽篮俱乐部刚刚与位于鞍山海城市的金鸿体育签订人才输送协议,金鸿体育成为辽宁沈阳三生飞豹篮球俱乐部后备人才培养基地。这家民营篮球培训机构在2020年和2021年两次夺得了辽宁省中学生篮球赛(初中组)的冠军,在2021年辽宁省青少年三人制篮球赛U15和U13两个组别也分别夺冠。辽篮俱乐部选择与金鸿体育签约合作,也是希望尽可能地拓宽后备人才的选材范围,为辽篮今后的可持续发展夯实基础。

00后中国小将留洋梦碎!广州队索要40万元青训补偿费欧洲俱乐部嫌太贵

原标题:00后中国小将留洋梦碎!广州队索要40万元青训补偿费,欧洲俱乐部嫌太贵

本赛季中超开始之前,谭凯元前往塞尔维亚球队伏伊伏丁那试训,一度传言双方接近签约。谭凯元经纪人透露,塞超球队认为6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0万元)青训补偿费太高,导致球员留洋失败。

这名上赛季表现出色的00后球员没能摆脱被“退货”的命运,只能回到国内,在郑智麾下继续征战中超。

今年年初,凭借着上赛季的出色发挥,谭凯元选择前往欧洲开启留洋之旅,在辗转了众多俱乐部后,最终被塞尔维亚俱乐部伏伊伏丁那队选中,并留在队中。起初,球队对这名中国小伙赏识有加,不仅让给了他在热身赛中登场的机会,新赛季的大合照也出现了谭凯元的身影。

事情的变化出现在广州队向对方索要培养费,令伏伊伏丁那队高层极为不满。这笔培养费并不是广州俱乐部的意思,而是恒大足校提出的青训补偿费,而这支塞超球队并不愿意为了一个中国小将花钱,于是谭凯元始终滞留在欧洲,且没能在塞超联赛有任何的出场经历。

由于在离开中国时谭凯元是自由身,很多人认为他的留洋之旅几乎顺理成章。没想到,最后他因为40万元青训补偿费留洋梦碎。

谭凯元的经纪人王超在接受央视《足球之夜》采访时说道:“钱(青训补偿金)也不是特别多,六万欧。六万欧,在我们五年前,国内俱乐部开价六万欧,也就是四十多万人民币,也不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但是对于塞尔维亚的俱乐部来讲,那是比较大的开销。”

“站在伏伊伏丁那俱乐部的角度去想,人家也是有道理的。我花了六万欧签下了一个中国球员,在我这培养两三年之后,我又不能把他卖回中国、获取一笔非常可观的转会费。我又很难把这名球员推向欧洲第一级别联赛。对比日韩的球员,普遍在五大联赛,俱乐部其实是做了一笔亏本的买卖。站在三方的角度考虑,大家都是有道理的。”王超说。

关于自己这半年来在伏伊伏丁那的经历,在节目中谭凯元表示:“在这半年内我已经完成适应欧洲的节奏,包括训练也是高质量的,踢得也很舒服,节奏很快。其实转会的条件已经谈妥了,但是青训补偿是必须要面对的,而且广州队培养了我,索要青训补偿是理所当然的。”谭凯元还表示,“出来就是有想法,留洋想好好踢球,在国外给中国球员争点面子。不像日本球员那样,日本球员来了很受喜欢,但是我们中国球员来了以后,他们就觉得中国足球是不行的,他们只是觉得中国足球有钱。”谭凯元现在身处上海某家度假区酒店,仍需三天四夜才能向广州队报道。

谭凯元现年21岁,身高1.84米,能踢前腰、右中场、左中场,目前他在德国转会市场网的身价估价为13万欧元。即便是球员目前身价远比青训补偿费(6万欧元)高,但是塞尔维亚俱乐部仍然不敢冒险。有球迷说道,“如果这是一名他们感觉特别好的南美球员,以后能卖六百万欧的,估计就买了。”

中国球员在2000年前后,留洋五大联赛的数量达到了顶峰。欧洲足坛相信能闯进2002世界杯的中国球员,也有能力在他们地区的顶级联赛出场。当时财政困难的英甲俱乐部水晶宫,仍然花费70万美元和50万美元引进范志毅和孙继海,两人的税前周薪为4000英镑。足以证明当时欧洲足坛对于中国球员的信心。

然而,随着中国足球多次在世预赛折戟,甚至是输给叙利亚、越南这样的球队之后,已经罕有外国球队相信中国球员的实力。也因为如此,即使发现谭凯元是一个好苗子,都会担心支付40万元人民币会亏本,从而断送了谭凯元的这次留洋之路。

青训梯队发力 传承京城“篮球魂”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北京6月28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6月28日下午,首钢篮球中心1、2号训练馆和中央大馆,4支队伍(首钢男、女篮二队、三队)进行日常训练:60多个追逐篮球梦想的年轻人,让球馆里的气氛比外面的酷暑还要炙热,挂在大馆顶棚上的冠军旗飘着,看着这一代年轻人接过“传承”的使命。

“这些年轻人会沿着我走过的路,比我走得更远,一支球队需要更多新鲜血液的输入,我很荣幸可以在一个新的位置上把我们的篮球传给下一代年轻人。”本赛季刚刚从一线队退役就成为男篮二队主教练的王骁辉说:“我当球员时候是别人围着我转,为我服务,现在我当了教练,就轮到我来为大家服务了。”

“新教练”没有让年轻人发怵,队员们格外卖力这也让王骁辉感觉“又能体现我的价值了”,“我在一线队是防守球员,后来年龄大了,体力跟不上了,现在开始带青年队,我感觉自己又行了。”

北京首钢篮球俱乐部青训总监乔里欧说,王骁辉会成为一名很好的教练,“我也会专门配合他训练二队,他作为教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所有人都信任他,这是最重要的。”

对俱乐部而言,11岁到15岁的三队球员,和13到19岁的二队球员之间需要有极为紧密的联系,乔里欧说,教练员不能“只是教自己的篮球”,“我们要有整体的计划,我们目标是培养CBA球员,需要根据CBA联赛的特点,让这些梯队球员在进入CBA之前就做好准备。”

“我有很多想法要跟大家分享,把欧洲篮球和中国篮球结合在一起。中国青训的一个不足,是孩子们比赛场次太少,意大利的年轻球员一年要打70场到90场比赛,中国同龄球员往往少于50场,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对篮球而言,一切训练都是为比赛服务。”乔里欧说:“我们训练里最基本的东西,都要在比赛中应用,篮球第一是技术,第二是比赛中的正确决策,所以我们要强调训练为比赛服务。”

毫无疑问,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青训质量”将成为俱乐部的关键词,“青训不光是培养优秀运动员,也要培养优秀教练员,一个俱乐部的可持续发展,一定要有自身造血的基础,我们也一定会在青训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北京首钢篮球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张云松总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