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打不败的瓦尔德内尔

打了近40年的老瓦说再见中国乒坛最伟大的对手退役了

就在这个春节假期,乒坛常青树瓦尔德内尔以50岁的年龄在瑞典宣布正式退役。曾经以为,老瓦早就和乒乓球作别,原来他刚刚说“再见”。

其实早在2006年世乒赛后,瓦尔德内尔便宣布退出国际赛场,但依旧打俱乐部比赛。瓦尔德内尔表示,长时间饱受伤病的困扰,让他很早就定下了退役计划。

没有哪位球星像瓦尔德内尔那般传奇。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30多年来始终排名世界前100位。国际乒联曾在关于瓦尔德内尔的报道中这样写道:“问问其他球员吧,有谁能说战胜瓦尔德内尔不是职业生涯中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呢?”

对中国球迷来说,提起老瓦更是有一种特殊情结,他是那个右手横握球拍,快攻结合弧圈球打法,进攻多变善于动脑的“游击队长”。

1980年,应中国乒协邀请,瓦尔德内尔到上海交流3个月,那是他中国情结的开始。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位“交换生”成了中国乒乓球几代人最大的敌人和最尊敬的朋友。1987年新德里世乒赛,瓦尔德内尔先后战胜中国的陈龙灿、滕义等名将,与江嘉良在男单决赛中相遇,那场比赛后来被球迷称作“新德里世纪之战”。

虽然最终江嘉良艰难取胜,但当时年少气盛的瓦尔德内尔赛后表示:“江嘉良教会了我许多东西,不过他今后没有再赢我的机会了。”果然,在此后的世界级大赛中,瓦尔德内尔再也没有输给过江嘉良。

在随后的日子里,瓦尔德内尔率领瑞典队对抗着一代又一代国乒将士,从蔡振华到刘国梁孔令辉,再到马琳王皓,老瓦20多年时间里对抗了中国6代国手。

赛场上是对手,赛场下瓦尔德内尔成了最受中国球迷欢迎的外国运动员之一。放下球拍,老瓦未来很可能担任解说员。“我的职业生涯真的已经足够了,我已经老了。”瓦尔德内尔直言。老瓦的职业生涯成就了一段传奇,其传奇也有着简单的秘诀,“自从开始打球以来,乒乓球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乐趣。如果你不喜欢,不可能一直打下去。”

21年的敌人一生的朋友 瓦尔德内尔难舍中国情结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瓦尔德内尔都是中国乒乓球男队的头号对手。(资料图片) 中新社发 王瑶 摄

美丽的斯堪的纳维亚留不住瓦尔德内尔的心。与中国“乒乓长城”对抗了整整21年,作为一个“敌人”,瓦尔德内尔从小瓦到现在的老瓦,已经把中国人当作一生的朋友。而中国人现在对老瓦只有爱,没有恨。这成为老瓦有魂牵梦绕的中国情结的最充足理由。

在老瓦北京的“维京锐点”酒吧,处处都显示着主人的身份还有那份浓浓的中国情结。“维京”是Viking的音译,意为“斯堪的纳维亚人”,“锐点”取瑞典的谐音。这个酒吧成为老瓦离开瑞典最好的借口,因为在中国,他有份一辈子也放不下的浓浓情意——这里有他的朋友,有他深爱的乒乓球,还有中国人对他的尊敬和友好。

每次来中国,老瓦都要在自己的“维京锐点”里喝得酩酊大醉。当然,在喝醉之前他是一定要吃一道中国菜——宫爆鸡丁。这是他最喜欢的中国菜肴。喝醉的时候,老瓦经常会喊刘国梁或者孔令辉的名字,那是他的两个“敌人”,又是他的两个永远的朋友。

刘国梁偶尔在老瓦来中国后光顾老瓦的酒吧,因为这里有“中国最好的瑞典菜”,这不是老瓦自卖自夸,而是吃的人给出的中肯评价。老瓦为了做好瑞典菜,专门从瑞典带过来一位名厨,主理他酒吧里的瑞典菜。

可是老瓦每次见到刘国梁,就把持不住自己喝得烂醉。平常在自己酒吧的时候他也醉,不过在与刘国梁一起的时候,老瓦更醉得厉害。喝醉之后,他就搂着刘国梁的肩膀,叫着刘国梁的名字,回忆着过去的某场比赛,“那时怎么输给你了呢?不服再打一场。”场地是现成的,酒吧进门处就摆着一个标准的乒乓球台。可是老瓦醉得走路都一步三摇,恐怕连球拍都握不住了。这时候,刘国梁不仅要扶着老瓦回去睡觉,还要在老瓦的酒吧里替老瓦买单。

老瓦也有北京奥运情结。当初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宣传片里就有老瓦的镜头。当时,瑞典人还对他们的民族英雄去帮助北京申奥颇有微词。但老瓦什么也不顾了,他喜欢帮助中国人做点什么,因为他从没把自己当“外人”。

2004年,老瓦宣布退出瑞典国家队,然后在瑞典一家小俱乐部打球。2007年,瑞典乒乓球管理者邀请老瓦出任瑞典男乒教练,老瓦犹豫了一段时间后婉言谢绝了。他这个决定出人意料,他给出的解释是:“我喜欢自由,不喜欢被过多的约束。”1965年出生的老瓦至今还是单身,他自由自在惯了,瑞典人也只能为他不肯出任乒乓球教练的事情感到惋惜。

在老瓦的酒吧,记者错过了与他当面交流的机会。他2007年12月份还在中国多个城市参加一些活动,恰好2008年1月他没有来中国的计划。可是找到老瓦很容易,他的手机为中国号码保持24小时畅通。就在老瓦的酒吧里,服务生接通老瓦的电话后,老瓦慵懒的声音传出来,“北京奥运会?我一定会去!”

老瓦说,他不会以运动员身份出现在北京奥运会赛场,但他会以另外一个特殊身份参与其中——作为北京奥运会的特邀嘉宾以及瑞典奥委会官员,他在奥运会期间的一些行程都被安排好了,他始终惦记的则是与中国高级领导人的一次握手,在他看来,这是他莫大的荣誉,也是对他中国情结最好的诠释。

“你究竟是中国人的敌人,还是朋友?”老瓦面对这个问题,笑得很开心,“正因为是赛场上的敌人,所以我才成为中国人的朋友。我时刻都在想念着中国。”

1965年10月3日,瓦尔德内尔出生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父亲是印刷厂的一名印刷工,母亲是商店店员,平常的家境造就了老瓦不服输的心态。6岁,瓦尔德内尔开始和哥哥一起学打乒乓球。12岁,他获得了第一个冠军。

1980年,15岁的瓦尔德内尔和林德应中国乒协邀请,来到上海交流3个月。那是老瓦中国情结的开始,老瓦回忆起那3个月仍然记忆犹新,“当时中国就是世界冠军,要想得冠军就一定要击败他们,所以我们一直在很仔细地看他们怎么训练,怎么打球。”老瓦说,他在上海训练时,甚至曾被在旁边训练的中国排球运动员在乒乓球台上打败。不过,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个长着两颗兔牙、满脸雀斑的孩子会是中国队长达21年的对手。

提起2000年悉尼奥运会,老瓦就有些沾沾自喜。在那之前,老瓦六次败在刘国梁拍下,但在奥运会上,他3:0完胜刘国梁。但决赛里,他遇到了孔令辉,老瓦收获一枚银牌。那时,老瓦就开始感叹,“中国人的乒乓球太难对付了。”

这些陈年往事,经常会被老瓦拿出来津津乐道品评一番。他不缺冠军,从1984年到2004年,他拿过大大小小16个顶级赛事冠军,参加过五届奥运会,也是世界乒乓球第一个大满贯得主。他感兴趣的已经不是冠军,而是打球的那种享受。

2004年冬天,他的酒吧在北京开业,刘国梁和孔令辉都来道贺,那次三个人几乎将过去的经典比赛都翻出来讲讲,然后哈哈大笑。那一次,老瓦醉得几乎不省人事。

“中国男队有很多非常优秀的选手,有些球员之前也和我打过比赛。从目前的成绩来看,王皓的进步很快,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老瓦对中国乒乓球很了解,他认为也许从北京奥运会开始,男单就是王皓的“天下”了。

老瓦陪过6代中国国手,他对中国乒乓球的了解一点不比中国人少。正因此,老瓦很难找出他认为最出色的中国国手,“中国优秀的乒乓球手太多了。乒乓球是中国的国球,大家对乒乓球的喜爱使得中国有很多的高手。这点在打中国民间挑战赛时已有所领略,众多的后备力量是中国乒乓球一直长盛不衰的法宝。我觉得战胜中国选手并不难,从我来说,首先是我善于激励自己,这让我总有打比赛的信心。”

老瓦见证了中国乒乓球的强大,也深知其中秘诀,“中国乒乓球最大秘诀就是人才不断档,竞争激烈让很多优秀队员逐渐成熟。”在老瓦看来,其他国家要想在乒乓球这个项目上与中国抗衡,必须改变自己的培养体制,“每个国家都需要培养一些有实力的新人,要有能与中国队抗衡的球员,这样应该会对这种局面有所缓解。”